低廉的民間借貸會是普惠金融的全面勝利么?
2020-07-24 16:26 作者:陳文 來源:中國經營網

民間金融,一方面起到補位作用,另一方面又存在潛在風險。2013年以來的互聯網金融興起成為了監管層對于民間金融由“堵”到“梳”的一次積極嘗試,很大程度上推動了民間金融的陽光化。然而不幸的是,民間金融治理的長效治理機制還未構建,2016年就迎來了長達四年多、迄今尚未收官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在肯定整治對于風險防范的積極成效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了這幾年推動民間金融陽光化的工作在某種意義上陷入停滯。

一、民間借貸的利率是高還是低?

對于民間借貸必須要做到一分為二看待,這里面既有我們通??吹降囊鹕鐣V泛爭議的利率高昂的民間借貸,也有一些利率非常低廉甚至是零利率的民間借貸。后者多是親友間的借貸,親朋間的借貸利率之所以低,是因為放貸行為本身有利他心的影響,而還款保障方面有較強的社會資本約束。換句話說,我放出去了,不怕自己家的親戚朋友耍賴不還錢,萬一不還錢,也就當資助親朋了。也正是因為特殊的機制,使得親友間借貸無法規?;?,僅僅是在一個又一個非常小的圈子里面,一旦規?;?,形成了所謂的“臺會”、“輪會”,其互助的性質也就發生了本質上的變化,利率也就無法保持在低位。

相對市場化的民間借貸在放貸中沒有感情包袱,放貸后也沒有強有效的社會資本約束。放貸機構面對無法從商業銀行獲得資金的次級客群,基本就是兩個選擇:一是用高利息覆蓋高風險,違約率越大,利率就越高;二是是強化貸后管理,包括一些合法渠道的,也包括一些灰色領域的。

司法訴訟是貸后管理中成本相對較高的手段,在2013年左右的各地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試點中,一個重要創新就是設立巡回法庭,降低民間借貸糾紛司法處置成本。但這兩年的一些政策風向又有所調整,如果民間借貸糾紛的貸款人被定性為民間借貸為主業,則司法上不予受理,使得民間借貸司法訴訟渠道受阻。

因此,民間借貸的高利息本身并非一定意味著民間借貸從業者的高利潤,可能更多反映的是民間借貸從業者的生態環境整體變得差了,一方面是次級客群本身的風險越來越高,另一方面是貸后管理工作越來越難做。

二、壓降民間借貸利率可以一勞永逸么?

就這個話題,可以從以下三個問題展開:

第一個問題是,民間借貸利率上限管制能管得住誰?事實上,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的約束價值有多大是存疑的。一方面,是由于利率適用的觸發條件。從司法保護的角度來看的話,利率上限的觸發條件是已經產生了糾紛,而且糾紛是通過司法渠道解決;但事實上,很多民間借貸糾紛是私下去解決。另一方面,是民間借貸的綜合成本具有很強的隱藏性。付息方式不同,息費結構不同,綁定銷售的存在,使得民間借貸的綜合成本計算非常復雜,非金融專家的司法人員很難看懂。

先前的部分民間借貸機構在明面上的利率恰恰是法律保護紅線之內,但如果考慮息費以及計息復息方式的話,可能已經超過了法律紅線?,F在把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強行降下來的話,可能會推動機構在息費更加不透明、貸后管理方式更加灰色化方面做些文章,真實利率其實是更難去監控了。

第二個問題是,民間借貸利率上限管制加強造成什么樣的影響?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管制加強弱化了司法手段對于民間借貸糾紛處置的價值,也傳遞了司法部門對于民間借貸并不太友好的信號,相對謹慎、合規的民間借貸從業者可能干脆就退出市場了。而一些根本不指望著走傳統司法渠道的民間借貸從業者可能因為良善從業者的退出而發現更好的市場機遇,由此造成地下金融死灰復燃。在無法借助司法手段的情況下,民間借貸市場整體更可能依靠獨特的、灰色的催收手段,而看不見的民間借貸的利率則會越來越高。這種民間借貸市場結構性的調整背后是劣幣驅逐良幣的趨勢。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河南11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