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內政爭殃及世界衛生組織
2020-07-09 14:12 作者:肖河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肖河

特朗普在7月的第一個星期一又兌現了一項自我實現的“承諾”,正式向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提交了美國將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正式通知,啟動了退出程序。這距離特朗普開始公開指責世界衛生組織不過短短的三個月。當時正是4月初,由于美國國內疫情顯著惡化,感染人數飆升,面對越來越強烈的國內批評,特朗普開始迫不及待地尋找“替罪羊”,那就是中國和世界衛生組織。

在白宮4月14日的每日疫情發布會和當天的推特上,特朗普猛烈抨擊了世界衛生組織“得到了美國的大量資助,但是卻總是中國中心主義”,聲稱將要停止把錢花在世衛組織身上并“以觀后效”。

特朗普如此大發雷霆,指責世衛組織“偏心中國”,很符合特朗普“有仇必報”的人設,但是考慮到他并沒有在1月底就“立刻發作”,這很可能是一種“事后諸葛亮”的憤怒,與其說是發自內心的不滿,不如說一種有預謀的“轉移矛盾”。

在樹立完靶子之后,美國的疫情日趨嚴重,特朗普也開始加速“放飛自我”。5月初,當美國已經有9萬人因新冠疫情死亡時,特朗普給世界衛生組織寫了一封長達4頁的信。他在信中要求后者必須在30天內進行重大的實質性改革,否則就要永久停止資金支持。

在這封完全是“懲罰性威脅”的信中,有一些明顯與事實不同的內容,例如聲稱《柳葉刀》雜志在2019年12月就刊登出了和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論文,但是被世界衛生組織忽視。事實上,《柳葉刀》雜志很快就予以辟謠,表示其刊登的最早一篇文章也要到1月24日。正是因為指責漏洞百出,在5月下旬舉行的世界衛生組織大會上,就連歐盟代表也不支持美國的立場,公開告誡“現在是團結而非相互指責的時刻”。

最終,沒有所謂的追究世界衛生組織包庇中國的責任,也沒有總干事譚德賽的辭職,只有公正獨立地調查疫情起源、總結世界衛生組織全球應對的經驗教訓的全體一致通過的決議。

面對這一結果,特朗普最初選擇裝作這一決議回應了美國要求調查中國的主張,但是到頭來還是在5月31日宣布將切斷與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切聯系。對于特朗普不斷提高的威脅調門,世界衛生組織一直保持著謹慎態度,總干事譚德賽在接受采訪時,也一直在感謝美國多年來的巨大和慷慨貢獻,拒絕就特朗普的批評發表評論,并表示沒有收到美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正式通知,可謂選擇“息事寧人”。

不過,譚德賽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忍讓,世界其他國家和美國國內的批評規勸都沒有讓特朗普回心轉意,最終還是走到了啟動退出程序的這一步。

特朗普最終決定啟動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程序一方面自然是因為后者和其他成員國沒有答應美方的要求,但是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這開始成為一個美國國內政治問題。

在4月初第一次對世界衛生組織“開炮”的時候,特朗普實際上還留有余地,表示只是考慮是否停止資助。但是正因為特朗普本人挑動世衛組織問題,使得民主黨很快就利用這一問題來批評白宮的抗議政策。

早在5月4日,新澤西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前排議員”鮑勃·梅嫩德斯就聯合了其他9名民主黨同僚共同提出了“國際反應與恢復法案”,其中內容與特朗普發出的信號截然相反,包括立即恢復對世界衛生組織的資金支持、兌現美國向其他國際組織和機制做出的和國際公共衛生相關的資助承諾,在國家安全委員會重新設置負責國際人道主義援助和應對國際衛生經濟情況的官員職務,總額達80億美元。

梅嫩德斯等人在法案發布時明確指出,美國必須在國內和國外兩條戰線上取得抗疫勝利,在特朗普政府不愿意在國際抗疫合作中發揮領導作用的情況下,國會必須挺身而出、取代特朗普。相應地,共和黨國會議員們雖然對特朗普涉及世界衛生組織的決定有所保留,但是大部分人仍然出于黨派立場或者其他目的支持白宮。這使得美國是否支持世衛組織變成了高度政治化的問題,自然也讓特朗普很難“回頭”。

近期,特朗普更是在抗疫問題上嚴重失分,由于急于重啟,美國南部各州的感染案例數量飆升,直接危及特朗普的核心選區和亞利桑那等搖擺州。特朗普的抗疫政策主張的說服力因此明顯下降,這也拖累了特朗普的支持率。

根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和《華爾街日報》6月12日的民調,美國63%的民眾在戶外總是會戴口罩,21%有時會戴,只有15%很少或者從來不戴。在比例最大的第一類人群中,66%是拜登的支持者,26%是特朗普的支持者。這一嚴峻現實也迫使特朗普近日來在是否應該佩戴口罩等問題上有所松口,也不排除因防疫需要重新考慮共和黨全國大會的舉辦地點和時間。

然而,這些僅僅是最低限度的妥協,而且為了補償這些妥協所造成的“損失”、找回自己的顏面,特朗普還必須在另一些問題上證明自己的堅持和正確,以爭取核心選民,這樣一來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也因此變得更加“必要”。

當然,民主黨自然也不會對此無動于衷,在美國正式發布退出通知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就在推特上表示他會在當選之后立即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

以此而言,美國與世界衛生組織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的關系將直接取決于美國大選的結果。如果拜登獲勝,也許能部分彌補特朗普所犯下的錯誤,然而無論如何,國際抗疫合作中已經浪費的時間和機會卻永遠地因為美國國內政爭而失去了。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副研究員

(校對:彭玉鳳)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河南11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