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視頻貝果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圖說
東方園林轉讓江蘇盈天股權一年后再購回 4位自然人股東套現離場
2020-08-10 14:38 作者:詹方歌 盧志坤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詹方歌 盧志坤 北京報道

近日,北京東方園林環境股份有限公司(002310.SZ,以下簡稱“東方園林”)非公開發行優先股申請獲得證監會反饋意見,其中提及,東方園林針對江蘇盈天化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盈天”)收購后再低價轉讓,而后又以較高價格收購。證監會要求其說明,低價轉讓實質上是否為抵押借款;2020年2月再次收購時,江蘇盈天股權增值的商業合理性。

東方園林方面對此回復稱,轉讓行為并非抵押借款。低價轉讓與重新回購期間,江蘇盈天產能由3.7萬噸提升至10萬噸,因此公司再次收購時對江蘇盈天重新評估定價,以估值確定最終交易價格。

《中國經營報》記者查詢發現,江蘇盈天產能增加的時間點與朝陽國資接手東方園林重合。東方園林兩次倒手的交易對方,均為常州丹偉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常州丹偉”)。2020年2月收購最終完成后,四位常州丹偉自然人股東套現離場,其中兩位在2017年中入股江蘇盈天,此時約為東方園林第一次入股江蘇盈天半年前。

據悉,江蘇盈天主營業務為危險廢物廢有機溶劑綜合利用處理和處置。東方園林在對證監會的回復中表示,其為常武地區唯一取得上述資質的企業,且為江蘇省高新技術企業。天眼查信息顯示,2017年10月,江蘇盈天發生工商變更,引入東方園林,在此之前,公司股東為常州丹偉及恒源(香港)有限公司。東方園林三次股權交易對方都為常州丹偉。

2018年3月,東方園林以2.76億元現金收購江蘇盈天60%股權,2019年1月又將其折價為2.28億元賣給當時的交易對方常州丹偉,2020年2月,東方園林旗下子公司又以4.5億元收購江蘇盈天75%的股權。東方園林第二次收購完成后,常州丹偉對江蘇盈天的持股比例下降至0.5%。

2019年,東方園林一度面臨資金斷裂困境,直至9月30日朝陽國資正式接盤,成為東方園林實控人,公司資金問題才得到緩解。巧合的是,江蘇盈天產能增加也恰好在此時間節點。

東方園林在對證監會的回復中表示,截至2019年9月末,江蘇盈天的危險廢物綜合利用處置能力約為3.7萬噸,此后公司自籌自建3萬噸危廢焚燒生產線,并開始擴建危險廢物綜合利用處置項目,2020年2月東方園林再次收購前,其綜合處置能力翻了2.7倍,達到約10萬噸。

江蘇盈天是否提前知曉東方園林會在國資接盤后回購該公司股權?江蘇盈天此番產能增加是否為了收購時的更高溢價?記者就此問題向江蘇盈天及東方園林方面求證,江蘇盈天方面表示不便回復。東方園林方面則表示,回購行為系完全市場公平公正交易,不存在提前知曉情況,江蘇盈天增加產能系江蘇盈天基于市場需求和公司發展做出的主動性戰略調整。

此外,記者查詢發現,2020年6月,東方園林對江蘇盈天的收購完成后,常州丹偉4位自然人股東套現離場,分別為崔紅芳、劉永娣、莊可及邵全芳。其中,崔紅芳及劉永娣均為江蘇盈天原始股東,天眼查信息顯示,上述二者除常州丹偉外,并無其他投資企業。

莊可及邵全芳的入股時間則在2017年5月及6月。工商信息顯示,東方園林入股江蘇盈天則發生在2017年10月。東方園林方面對此表示,東方園林與江蘇盈天的股東均不存在關聯關系,對于江蘇盈天的股權轉讓交易均基于雙方洽談、協商而完成。

目前,莊可為江蘇盈天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邵全芳則與港股上市公司瑞聲聲學有所關聯,其持股的深圳市軒瑞通光電科技有限公司、常州麗聲科技有限公司,合作伙伴均為潘世南。潘世南曾與瑞聲科技行政總裁潘政民合資成立深圳市潤宇達電子有限公司。2017年,曾有做空報告質疑潘世南旗下公司與瑞聲科技有未披露的關聯關系。瑞聲科技方面則表示,按照關聯方定義,潘世南與潘政民之間的親戚關系程度無須披露。

(編輯:盧志坤 校對:顏京寧)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河南11选5奖金